网游之神圣联盟 第7章 往事

【网游之神圣联盟 第7章 往事】
分别了五人,林飞回到新手村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下线。
脱下头盔,林飞忍不住在心底赞赏了一句,长时间的佩戴,他丝毫没有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点了个外卖吃完就上床睡觉了,经过昨晚高强度的战斗,他精神消耗很大,尤其是最后的一波pvp,稍不留神倒下的可能就是他了。
一觉睡到中午,看着窗外火辣辣的太阳,林飞伸了个懒腰,打着哈欠洗了个脸,稍微的收拾一下。
正准备点个外卖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十二点多,这个时间谁会来?
他还没点外卖呢,难不成,现在外卖小哥都能未卜先知,提前知道自己要点外卖?
“谁啊。”
林飞穿上拖鞋准备去开门。
“我。”
门外传来清脆的女声。
这下弄得林飞更加疑惑了,他的世界就好像和这种生物绝缘的吧。
“谁?”林飞没有立刻开门,对着门外问道。
“臭小子,开快门,是我,林暮雨。”
这下彻底让林飞蒙了,林暮雨?她怎么来了?
“来了来了。”
林飞急忙穿上拖鞋去开了门。
门外,林暮雨穿着黑色职业装,乌黑的长发披肩,肌肤如雪。束腰的小西装将她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,脚下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。
林暮雨看着发呆的林飞,捂着嘴笑着说道。
“怎么,没见过姐姐这么漂亮的女人?”
“你真的是边城暮雨?林暮雨?”
林飞还是有些不信,虽然他们在游戏里认识了很长时间,但从来没在现实见过面,更别说找上门来了。
“怎么,不欢迎我幺,不让我进去坐坐?”
林暮雨开玩笑的说道。
“哪能啊,一万个欢迎啊。对了,雨姐,你是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?”
林飞一边让林暮雨进去,一边开口问道。
没有回答林飞的问题,林暮雨走进林飞卧室之后感叹了一句
“真没想到你竟然住在这里,真的让我好找啊。”
接着,她又看到沙发上那堆没洗的衣物。
“啧啧,看看这袜子,有一个星期没洗了吧,还有这外套,都要出味道了,还有这内裤,,”
没有继续说下去,林暮雨看着林飞穿的蜡笔小新图案的小裤裤,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晕,这家伙,真的什么都乱放呢。
“咳咳”
林飞赶忙将这些东西收了起来,
“不说这些,不说这些,雨姐,你坐啊。”林飞急忙热情的招呼着。
“臭小子,我哪来的地方坐?”林暮雨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林飞苦笑道,沙发上全是他没洗过的衣服。
“床上,你去做我床上吧。”林飞一边收拾着一边说道。
收拾好沙发上的脏衣服,林飞泡了一杯速溶咖啡给林暮雨。
“雨姐,你是怎么找到我这的?”
还没等林飞问完,林暮雨开口笑着问道。
“你这小子,是不是忘记去年姐姐我给你买的礼物?那时候不就有了你的地址幺?”
“礼物?什么礼物?”
林飞一下子蒙了,去年送的礼物?
然后林飞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,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。
“那东西啊,我去,我都不知道搁哪了。”
去年林飞过生日的时候,林暮雨找他要到了自己地址,给他邮寄了一个娃娃过来。(不要厚着脸皮问作者君什么娃娃........)。
“想起来了?”林暮雨看着林飞满脸尴尬,她却笑得很灿烂。
“对了,雨姐,你还没说找我干嘛呢。你不是说你在扬州么?你怎么到我这来了?”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林暮雨,林飞继续说道,”你该不会是来投奔小弟我的吧?可千万别啊,我自己都难保了,你可别来我这蹭吃的了。”
他现在小日子过得可是艰难的很,要是没有之前卖装备的钱,他真的就揭不开锅了,天天以泡面为生。
林暮雨眯着眼睛,眼角还带着笑意说道:“什么叫投奔你?你有什么好值得我投奔的啊,我来找你是商量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件事。”
“啊?”
林飞没反应过来,商量的事?什么事?
“你忘记了?我说过要建一个工作室,被你拒绝了么,我就亲自上门来了。”
林暮雨楚楚可怜的看着林飞,眼睛里像是要滴出水来了,妄图通过美人计击溃林飞。
被林暮雨看的背后有些发毛,林飞后退了几步,说道:“雨姐,我说了,我习惯了一个人。。。”
没有继续再说下去,这已经是告诉她,自己拒绝了,不然话说的太明了很是伤人。
但林暮雨没有放弃,继续说道:“林飞,你还是因为那件事?”
林飞放下手里的水杯,直直的看着林暮雨,没有回答她。
“我知道你还没放下,不然今天我也不会来。难道你真的就想看着夏沐阳一直这么得意下去?”
听到夏沐阳这三个字,林飞嘴角抽搐了一下,双手握紧说道:“别和我提这个人。”
林暮雨没有停下来,而是继续说道:“几年了,你还没能走出来么?”
林飞低头不语,以前的回忆像潮水突然涌入脑海里。
四年前,林飞十四岁,那一年夏天,天下这款游戏刚刚开服。
当时的林飞有着极高的游戏天赋,曾经一度位列国服神枪手排行榜第一,那神枪手玩的是出神入化。
当时ck俱乐部亲自上门签约他,让他代表ck战队出席天下的王者争霸赛,而夏沐阳就是他在ck的队长。
因为是路人出身,之前偶尔接过几笔代打的单子,可没想到,他以为一手提携自己的队长,会揭露自己。
一个职业选手,这件事可谓是禁区。而就在比赛那天,又有人匿名举报他恶意使用外挂,他直接被取消了比赛资格。
他记得,除了自己,只有夏沐阳一个人有权限动他的账号,除了他还能有谁?
队友的嘲讽,观众的谩骂,这一切都对当时他来说,无一不是重击。
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,俱乐部的解约,他还面临天价的违约金,转眼之间就变得一无所有。
为此他当了赏金猎人,为的就是努力赚钱还清那比违约金,为此不得已和江南演的那场戏。
“你说完了没有?说完就可以走了。”林飞无情的下着逐客令。
“怎么,想赶我走?我今天就不走了。”林暮雨开始了耍无赖模式,你想赶我走?我偏不走。
林飞也没见过这种架势,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,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当时裁判会判定你作弊么?”
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“是么?你真的不想知道?”
“那又怎么样?”
“怎么,你不想复仇了?你觉得现在的你可能么?”